一线风采

精益求精 平凡岗位上的奉献者

2931 2018-05-16
1  

 

他叫马力,天马行空的马,力所能及的力,今年47岁,是成仁分公司路产管护大队的一名普通队员。

他的故事,得从2006年说起。

2006年,老马在成南高速成都管理处路产管护大队工作刚满3年,当时管理处仅有两台拖车,一台是小型拖车,而另外一台康明斯中型拖车仅能针对轻卡和重车的救援。随着车辆事故的增加,这台小型拖车就逐渐力所不逮。当其他人都在抱怨工作越来越繁忙的时候,只有老马着手尝试解决这个问题。他看着小型拖车工作的时候想,为什么不给中型拖车也加上一副夹具呢?这样中型拖车不就也能对小型汽车进行救援了吗?自从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他就跟着了魔一样。想到一个问题,立马就拉着前辈问个不停,为了查资料,更是他们管理处资料室的常客。那段时间,他连走路吃饭都在琢磨这个夹具,最后他真的设计制造出了一套小车专用夹具。经过多次实验成功后投入使用,这在当时设备不足的情况下,极大缓解了清排障工作压力,提高了一倍的工作效率。而这一套设备的制造成本仅用了800元,不仅为公司节约了近15余万元,使用效果更是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充分肯定和身边同事的一致赞誉。每当有人夸奖自己改造的工具时,老马就非常高兴,于是我问他,老马,形容一下怎么个高兴法?他想了一会说:“就像自己女儿考试得了第一!”

后来我在想,是什么样的一个动力,促使他这次积极的去尝试呢?我问过老马,他告诉我说,他当潜艇兵的时候习惯了。是的,老马当了很多年的潜艇兵。我想正是多年的潜艇兵生涯,让勇挑重担的老兵精神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。但我觉得应该不仅如此,应该有更深层的东西,一定有一种更精确的词语,可以诠释他身上的这种精神。

从夹具改造成功以后,老马就更积极的投入到工作中,而就在日常的工作中,老马又敏锐的发现一个新问题。多数新型、高档汽车发生事故以后,会发生断电保护,刹车抱死等情况,只能使用辅助轮将车辆架起,使用拖车拖离现场,而老马发现,目前所使用的拖车辅助轮,是90年代生产的,不仅笨重,功能单一,而且因为辅助轮的轮胎尺寸过大,对于底底盘轿车束手无策。随着市场经济的高速发展,高档汽车也越来越多,而高档汽车的底盘普遍较低,老式辅助轮就逐渐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,这已经变成了一个全国性的救援难题。从发现这个问题开始,他就试图寻找解决办法,从成本、技术、操作等方面考虑,最终他得到一个无奈地答案,只有发明一种新式辅助轮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技术难题。

2013年的4月,成南高速下行40多公里处,发生了一起撞击超车道护栏的单车事故,当管护队员赶到现场,正准备拖车时,被驾驶员阻止了,驾驶员说:“我的这个车是奥迪A8,价值100多万,现在肯定是无电抱死了,如果你们要拖,可以,但要是拖坏了,我要找你们公司,找你赔偿!”,无奈之下,只能暂时封闭该路段超车道,等待驾驶员所联系的4S店工作人员到场处理。原本20分钟就能清理疏通的现场,却导致该路段拥堵了整整8个小时。当时已经调到成仁分公司工作的老马得知这一消息后,原本沉寂的想法,又重新浮上心头,于是,他将这些年来关于设计一套新型辅助轮的构思向上级进行了汇报,立刻就得到了成仁分公司领导的大力支持,告诉他要时间给时间,要资金给资金。

但老马这个人呢,人老实,他起初心里也没谱,觉得自己没有专业设计经验,也没有机械加工技术,只有工作经验和设计理念,这能做得出来吗?做出来以后能用吗?公司给了那么大的支持,万一搞砸了,那不是辜负了大家对他的信任?虽然有种种顾虑,但退伍老兵的轴劲一上来,老马还是心一横,决定撸起袖子——自己先干!

因为他决定自己先做,所以在一开始,谁都没告诉,我们这些身边的人只是慢慢发现,他开始不抽烟了,也不怎么参加聚餐了,下了班就直接往家赶,有一次我开他玩笑:“老马!怎么啦?私房钱被嫂子发现了?管这么严?下班就回家”,老马呢,就笑一笑,什么也不说。

就这样,他利用业余时间,和有经验的同事探讨,拜访机械加工厂,请教军工机械设计所的专家,从最早的理论论证到机械构造、减速传动、外观定型,不懂就问,翻书自学,并在实践中逐步改进方案,解决设计中的一个个难题。

但现实给了老马一个狠狠的教训,他遇到了一个巨大的难题,就是缺少双向齿轮锁这个核心部件。市面上根本没有双向齿轮锁成品销售,而新型辅助轮又必须要求双向锁定。在大小、尺寸、样品都没有的情况下,老马只能通过反复拆装单向锁搞懂其基本原理,再尝试独自设计、加工双向齿轮锁。

这有多困难呢?我举个例子,请问大家知道什么叫“巨泡五趾跳鼠”?单从名字来看,我们可以简单的猜想,这是一种鼠,可它长什么样子?有什么特点?我们一无所知,幸运的是,我们可以通过搜索网站找到相关资料。长约115-145毫米。后肢较前肢长二倍以上。后足具五趾,两侧趾不达中间三趾的基部。国内分布于内蒙古、新疆、甘肃、宁夏。

但是,老马所需要的双向齿轮锁呢?我们无法通过同样的方法得到答案,意味着,这只能自己研发!其难度可想而知。

最初因为使用45号钢材,使得整体齿轮结构承受不住,导致失败;然后改用85号钢材,但又因为齿轮锁片承重不能达到300公斤的要求,再次失败。连续的失败,导致老马内心产生了动摇,甚至开始怀疑,这个东西到底能不能做的出来,最初的方向是不是正确?但,肩负公司的信任和同事的期盼,他必须咬牙坚持,这其中各种辛酸只有他一人知道。最终用了整整半年时间,通过整体改变齿轮结构、锁片受力方式等,制造出了适用的“双向齿轮锁”。当老马激动的宣布这个小小齿轮锁实验成功的时候,我看见了他眼里泛出的泪光。

然而,就在大家都以为新型辅助轮快要成功的时候,又一个新的问题摆在了眼前。实验过程中,老马发现辅助轮承重受力不均,部分轮胎磨损极其严重,于是老马改变辅助轮受力结构,由单边2个轮胎改为4个轮胎,受力问题解决了,但是轮胎损耗还是很严重。经过多次反复研究和实验,结果发现问题出在轮胎的材质上。因为新型辅助轮所采用的轮胎,是国产尼龙轮,临界温度只有80℃,所以无法达到高温环境下以时速70公里负载拖行40公里的最低要求。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那么新型辅助轮会因为这一隐患,根本无法使用。之前所有的投入和心血,都将付诸东流。

那段时间老马变得沉默了,一般人是焦急在脸上,而他是急在心里。那一段时间,老马试验了无数种材料,结果,全部失败,研发陷入了僵局。渐渐地,开始有人觉得他“不踏实”“好高骛远”“出风头”,家里人也反对他做这些事,说“你干好自己份内的事就行了,干嘛整天光想着这些,别说以你的文化研究不出个道道,就算是研究出来了又能怎么样,能发财吗?”

男人到了中年,是最孤独的,因为他每天一睁开双眼,身边都是依靠他的人,他自己却没有人可以依靠,而现在,连最紧密的人都开始质疑他了。老马心里很苦,但也正时在这个时候,成仁分公司领导找到老马谈心,告诉他:“老马!不是给你说了吗!有困难就提!放心大胆的去做!公司会支持你的!”,听到这句话,老马非常感动,重新振作了起来。

每当老马听说哪里可能有合适的材料生产,就立即前往寻找。短短4个月,老马跑遍了成都所有的五金市场和厂家,一次次的寻觅,一次次的失望。原本就偏瘦的身体变得更加消瘦,但他的眼神却变得更亮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,他打听到浙江的一家特种尼龙厂,可能有他要的尼龙轮,当他电话确认了这款尼龙轮临界温度可以达到200℃后,在挂上电话那一瞬间,老马知道,这事成了。这款新轮胎拿到手上时,老马就立即将新轮胎投入实验,在地表温度高达50℃环境下,以时速100公里连续负载拖行40公里,居然达到了零损耗!

经过240多个日夜的努力,2016年初,这款新型多级传动低辅助轮得以完全研发成功并投入使用。在实际使用过程中,完美解决了各类高档车、跑车等新型车辆的清排障问题。为了能让这款新型辅助轮得到大力推广,2016年4月,成仁分公司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,该专利于2016年9月21日申请成功,并获得《外观设计》及《实用新型》两项专利证书,另外一个《双向齿轮锁》专利目前还在审批中。现在这款新式多级传动低辅助轮被成渝 集团各条高速、成南高速、成德南高速、成巴高速等各大路公司采用,得到了行业内的一致好评,老马也因为卓越的贡献,在2017年获得了集团“交投工匠”提名的荣誉。

人们对“匠人”普遍看法是片面的,知道他们在默默地奉献,却不知道他们到底改变了什么,因为“智者乐水”,他们如水一样在我们身边,改变着我们的工作和生活。因为无私,所以无闻。

“每一份平凡的工作,只要认真负责地去做就会有更多收获”。这是老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凭着对清排障事业的满腔热情,在工作中兢兢业业、全心全意,以实干拼搏的精神演绎着自己的事业,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不平凡的人生,这就是我们身边的匠人老马,所有默默付出的人都值得被铭记!感谢所有为交投奉献的“匠人”们,谢谢你们的付出,谢谢!


 

 

 

最新评论( 1 )

评一下  
1 正文